有些事情做了,还想再做一次(一)。

三月中旬特地请了两周的假期,出门转了几个地方。这回来一晃都个把月了,心里总惦记着这补日志的事。其实旅游什么的,是最好写在日志上的了。按时间顺序摆一摆,贴几张照片,附几句解说,再来个总结,一篇游记就算是写好了。

第一站:西安。西安对杭州而言,应该算是远门了吧(在全国范围内)。这算是弥补了去年未完成的年度计划之一。在飞机上看西安的时候,就对西安没什么感觉。因为天气不好,云太厚,雾太大,压根看不到。从咸阳坐大巴到市区的路上,还暂时看不到阳春三月的景象。要么是一片片黄土,要么就是还没吐出嫩叶的树枝,哦,还有各种被灰尘附着的建筑物。到了市区后,从人口数量上比,和杭州没啥区别。可是从着装上比,夸张点说就像是16级灰度和32位真彩色的差别。对此我只能说,勤劳的古都人们太务实了。

到西安后,第一要解决的就是住的问题,其次是吃。住的价格与杭州再一比,再夸张点说,那就像抄文字的小明和打篮球的小明的差别了。其实我还没有富裕到觉得抄文字的小明价位很低的那种程度,瞎侃呗。

说到吃啊,那真是太合我意了。不管是正餐、还是快餐,或者火锅,亦或烧烤、还有肉夹馍,都让我流连忘返,顾此失彼。在西安,要是只说肉夹馍,那就太掉份了,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只能说是夹馍,因为既然是馍,就可以夹很多玩意啊,谁说非得是肉了?西安外国语学院正门前的那家里脊夹馍就相当好吃。我在旁边的速7买丝袜奶茶时,看着几个小学生在摊前流着哈喇子朝着老板娘挥舞着脸色发绿的毛太公,我的心里开始发痒了,可是我在买到奶茶后,毅然扭头就走了。为啥?因为我要去师大对面吃鱼酷了,“高档餐厅”恐怕会嫌弃吃里脊夹馍的人吧?所以我只好在后来去师大学生食堂的路上顺手买了他家的馍。一个馍下肚,饿得发昏的人顿时就清醒了,连davidx请的那餐李记搅团是什么滋味,我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那丝滑般的入嘴口感,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啊。走在西安的路上,看着满街的小吃,再想想杭州,得出这么个结论:服装店之于杭州正如小吃店之于西安。服装带来的附加值对我而言,是不如可口的小吃让人心满意足的。

俗话说得好啊,饱暖思那个啥。吃饱之后,该出去玩了。某90后同学说想去城墙上骑单车,结果在双人车后座上被吓得哇哇大叫。到西安去玩的人,都会被推荐到一个地点——陕西历史博物馆。说实话,去之前,我还都觉得去了是给这些给我建议的人的面子,去了之后才知道,是他们给我面子,才推荐我去陕博。先不说往远古人那头说了,光是秦、汉、隋唐这几个在中国历史上霸占了好些年,并且说出去都是中国面子的朝代,就能让人大开眼界,大长见识。秦代的兵马俑是见多不怪了,汉朝的丝绸之路,各种出土的小泥人儿,小家什儿的,那真是没完没了,唐朝的皇城布局之工整,真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拿现代西安城建来对比了,这次对比拿啥来做比喻呢?中华民国和中华淫民共和国?如是天真的是圆的,那么长安城就真是方的。让我不解的是,西安方面怎会好意思拿现代的城市地区图与唐代的长安地区图做对比,并且还是半透明的覆盖对比,我再小小地对现代西安吐个槽。还有一众唐三彩的盆盆罐罐以及仕女像,特别是仕女像,让90后同学发自内心的羡慕啊。总而言之,唐代那里的宣传片让人看得真是心潮澎湃,如有波涛汹涌啊,真让人有一种想穿越回去的冲动。我就不解了,最近国内的穿越剧怎么净往雍正那窜,大唐多美好啊,还是正统的汉人天下,穿过去当个武则天啥的,总比争着给人家当妃子要强吧?

参观完陕博,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继续参观了大唐芙蓉园。看了场据说是全亚洲最大的3D水幕电影《孙悟空大战007》(真名我忘了,胡诌一个)。电影看完也没啥感觉,到是那紫云阁,让我真的有种在玩仙剑,突然来到了蜀山的感觉(我知道,仙剑的时间和地点都与唐朝无关),唐朝建筑真的很霸气,不是张扬,是让人敬畏的霸气。虽然不能亲返唐朝,但身为李姓人,我总算是没有太遗憾。

在西安住了一周,总体感觉是:其貌不扬,但很内涵,很有味道,像我。特别是翠华路上的赵家烤肉坊

组图: 继续阅读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你还在等什么呢?

虽然公历2012已经来到,但对于我等天朝屁民而言,过了今晚,才算是迎来正统的世界末日之年。

赶在末日前的最后几个小时,对照去年的年度计划,制订的挺多,实现的没多少。书是看了几本,但身体锻炼方面,没有新爬的山,没有打过羽毛球,远门旅游都推迟到明年阳春三月了。不过虽然计划内的事情没完成多少,但计划外的事——求偶,却在不经意间很自然地完成了。她开朗、幽默、乐观、大方;与我兴趣相投;第一眼看到就会喜欢;有点小肉,还有各种我喜欢的的小优点。

今年就不制定计划了,把去年还没完成的实现就OK了。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你就得抓紧时间做了。

谢谢五月天,谢谢《第二人生》。

MacBook Air二三事

  • MacBook Air合上盖子前把手机连上,合上盖子后就是一个巨大的移动电源。回家这一路上15个小时,Meizu MX这个耗电大户居然还能一直玩到家。
  • 回家后拿出电源,发现竟然无法充电。把电脑放在火炉边烤了一晚上,也没啥反应,MagSafe接口一直不亮灯,后来急得走投无路,病急乱投病地把白色电源也放到火炉边烤了下,竟然行了。这才知道,网上说把电脑热一下,是指把电源热一下。
  • 病急乱投医时,打了苹果的客服热线,客服小姐说有一招:按住shift+option+command+开机键 十五秒,然后松开,重新开机,不过好像不适用于我这种。
  • TotalTerminal是个随手呼出的终端,在Linux下爱用Tilda的朋友应该会很喜欢这个软件。

Vim查找替换的高端用法

处理文本时,有这么一个需求:一个包含大量聊天记录的文本文件,有两列。一列是时间,一列是内容。大致如:

1319265479, 你好啊。
...

现要将第一列的Unix时间戳转换成”2011-10-22 14:37:59″这种形式。

我第一反应就是用Vim。但发现,每一行的时间戳都不一样,不能直接简单的查找替换。其次,使用sed来处理每行,使用某个程序来将时间戳转换成直观的时间。但据我查找,Linux下的date可以将时间戳转成直观的时间,但Mac OS X下的date却不能做到。再次,我只好回到Vim里,打算从文档看看查找替换时能不能支持函数来转换匹配的字符串,结果还真有。

因为这文件里的时间戳已经很有规律了,都是以131开头的,所以我就用简单的匹配来做了。

:%s/\(131\d+\),/\=strftime("%Y-%m-%d %H:%I:%S", submatch(1)) . ", "/g

下面简要解释下这个正则表达式。:表示进入Vim的命令模式,%s表示进行全局替换,\(131\d+\),表示匹配以逗号结尾的时间戳,\=strftime()表示将先执行函数strftime(),将返回的结果进行替换,submatch(1)表示将匹配的时间戳当作strftime()的参数,.”,”表示将strftime()的结果与”,”组合起来(.号表示连接两个字符串)。这个正则表达式应用在文首的例文,进行展开后的结果如下:

:%s/1319265479,/\=stftime("%Y-%m-%d %H:%I:%S", 1319265479).","/g
等同于:
:%s/1319265479,/2011-10-22 14:37:59,/g

关于这种用法,可以Vim中使用

:h sub-replace-\=

来查看相关文档。

Got A Mac

还记得我刚接触到Ubuntu的时候,是在06年那会儿。Ubuntu 6.06刚出来,国内有个组织将其做成了适合国情的版本,名为Hiweed。那时,Hiweed吸引我的最主要一个特性就是3D桌面。在我内存为512Mb的电脑上,安装好Hiweed,竟然都不用安装任何其它驱动程序,就顺利开启Compiz桌面特效。鼠标滚轮在桌面上一拔,桌面立方体就转得异常欢快,且感觉不到一丝迟钝。

从那以后,我但凡在自己电脑上安装Linux,首选就是Ubuntu。从6.06一直到最近的11.04,基本上每个版本都有用过。但最近在那台”Air”上,Ubuntu的表现,却不能再让我满意。

“Air”是10年7月买的,到手之后我便格了自带的Windows Vista,装了上最新的10.04,尔后一路升级到11.04。可是自从升级到11.04,我就一直沉浸在Unity和Classic GNOME & GNOME 3的“三角恋”中了。总的来讲就是:我讨厌Unity的界面,又丑又慢;不能适应GNOME 3的剧变,顶上的Panel消失,让我很不能适应;喜欢传统的GNOME 2,但升级之后,总是出现网卡不能激活,X突然重启,键盘突然不能击键诸如此类的烦心事。”Air”机身内存总共就2G,开个Chromium,再加上系统内存泄漏,内存基本就吃没了。不堪忍受此等罪后,刚好KDE 4.7适时发布了,便决定第N次尝试KDE。果然带着对GNOME的怨念,这一次的KDE之旅异常舒适。就连那看着软软控件都觉得非常顺眼了。

KDE统一的用户体验,做得比GNOME要好。至少从应用程序的命名上可见一斑。应用程序菜单里,清一色的K***。至于KDE的其它优点,我在此不多讲(跑题已经很远了)。现在数数我离开它的理由:虽然说漂亮,虽然说用户体验一致,但桌面环境Plasma时不时的Crash,其它KDE程序也跟着起哄,这让我不能接受。我也想尽一份力去提交Crash Report,结果又是注册,又是填说明,最后还要我查看一个庞大的问题列表以确认我的问题是否位列其中,顿时放弃了。不过,这些理由都不够让我离开它。最关键的还是我对MacBook Air 2011向往已久的心,以及在我多方找人试图从香港私带过关的关键时候,沙子钧居然暴殄天物地在日本买了Air 2011的高配版。就这样,他成为了让我离开KDE的最后一根稻草。

谢谢寻文凯,让我以低于行货价1500¥的价格,拿到了垂涎已久的MacBook Air。轻薄的机身和它的上任Asus UX30比起来,还是要略胜一筹。对于它们俩,我有个不恰当和不适宜的类比:UX30和Air就像是波多野结衣和林志玲。“像”和“是”果然还是有差别的。不仅外在有差别,而且内在更明显。

以后,我会写一些关于Mac OS X的软件推荐及使用心得,这次就到这里了。放上”Air”和Air的合影作为结尾。

真假Air